news center

美媒:日本监狱成为年老女性的天堂

美媒:日本监狱成为年老女性的天堂

作者:荣贶锤  时间:2017-12-02 17:11:02  人气:

每个老龄化社会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日本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老龄人口,65岁及以上的老龄人占日本总人口的27.3%,比例是美国的近两倍日本面临的挑战就是:老龄犯罪 其中高龄女性犯罪尤甚日本监狱里每五个女性中都有一个是老年人他们的犯罪通常很轻微,九成都是偷窃《彭博商业周刊》3月16日刊发了题为《日本监狱,年长女性的天堂》的报道日本女摄影师深田志穗近日走访了日本监狱,记录下了高龄女性罪犯的身影 网站截图 F女士,89岁 因偷窃大米、草莓和感冒药,被判一年零六个月,第二次入狱有一女和一个外孙 F女士,89岁(深田志穗 摄) “我84岁时第一次入狱入狱前我一个人吃福利过活我之前曾跟我女儿一家住一起,我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养那个暴力还搞家庭虐待的女婿了” A女士,67岁 因偷窃衣服,第一次入狱,被判两年零三个月丈夫在世,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孙辈 A女士,67岁(深田志穗 摄) “我在商店顺手牵羊了超过20次,都是衣服,没有特别贵的,大部分是促销货我并不是没钱我第一次顺东西的时候没被抓到我知道了我可以不花钱就弄到我想要的从中我体会了乐趣” “我丈夫还愿意支持我,定期给我写信我那两个儿子气坏了三个孙辈还不知道我在这儿,他们以为我住院了” T女士,80岁 因偷窃明太子、干果籽和一个平底煎锅,被判两年零六个月,第四次入狱丈夫在世,有一子和一女 T女士,80岁(深田志穗 摄) “年轻时,我从来没想到偷窃,我一门心思想的都是好好工作我在一家橡胶工厂工作了20年,然后在医院当护理员虽然手头总是很紧张,但还是把儿子送去上大学” “我丈夫6年前脑溢血,从此卧床不起他还患有老年痴呆,经常陷于错觉和偏执之中我的年纪也大了,照顾他让我身心俱疲但我又不好意思向其他人谈论我的压力” “70岁时我第一次入狱我在商店偷窃时,我钱包里还有钱然后我开始思考人生,我不想回家,但我也无处可去向监狱寻求帮助是我唯一的选择” “在监狱里,我的生活好过多了尽管是暂时的,但我能松下一口气来做自己我儿子说我病了,应该去精神护理机构调理一段时间但我并不感觉自己病了我认为焦虑促使我偷窃” N女士,80岁 因偷窃一本平装书、一把折扇和炸丸子,被判三年零两个月,第三次入狱丈夫在世,有两个儿子和6个孙辈 N女士,80岁(深田志穗 摄) “我每天都是一个人过,感觉非常孤独我丈夫给了我一大笔钱,别人都说我‘你看你多有福’但钱并不是我想要的,钱并不能使我开心” “我第一次偷窃还是13年前的事情当时我晃进镇上的一架书店,顺了一本平装小说我被抓到了,带往附近的警署,被那里最甜的警官问话他十分和善,我说什么他都愿意听这辈子头一回有人愿意倾听我说什么最后他温柔地拍拍我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很孤单,但是下次请不要这么干了’” “在监狱里做工我不知道有多享受有一天,他们称赞我干得又快又仔细,我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工作的乐趣我后悔我从来没有工作过,不然我的人生很可能大有不同” “我更享受在监狱里的生活身边总是有很多人,我从来不会感受到孤独我第二次出狱的时候,我发誓不会再回来但一出去,我又开始还念这里” K女士,74岁 因偷窃可乐和橙汁,刑期未定有一子一女 K女士,74岁(深田志穗 摄) “我一个人靠福利生活,日子很难如果出去了,我必须想办法用1000日元过一天我并不指望出去” O女士,78岁 因偷窃能量饮料、咖啡、茶、一个饭团和一个芒果,被判一年零五个月,第三次入狱有一女和一个外孙子 O女士,78岁(深田志穗 摄) “监狱就是我的绿洲,一个能让我放松的地方虽然在这里我没有自由,但我也没有什么别的需要担心这里有很多人跟我说话,一天还提供三顿营养餐” “我女儿一个月来看我一次她跟我说:‘我不会为你难过了,你真差劲’我想她是对的” 为什么有如此之多在其他方面守法奉公的女性会小偷小摸 彭博社报道提到,以前照顾老年人的担子落在家庭和社区的身上,但问题正在起变化从1980年到2015年,高龄独居人群增长了超过6倍,达到近600万2017年有日本政府进行的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老龄偷窃犯都是独居四成不是没有家人就是很少和亲属来往他们常说当需要帮助时,他们无处可寻 而那些有地方去的女性也常抱怨被人无视“她们或许有幢房子,她们或许有家庭但并不意味有个地方能让她们感觉是家她们感觉不被理解,感觉别人只把自己当做干家务活儿的”岩国监狱狱长村中由美(音)如此说道岩国监狱是一所女子监狱,距广岛约40公里 日本女子监狱(深田志穗 摄) 年长女性通常在经济上十分脆弱近一半的65岁以上独居女性,相对其他人群而言更贫困一名犯人这么说:“我丈夫去年死了我俩没有孩子,于是就剩我一人孤苦伶仃我有一天想去超市买点菜,然后我看到了一块牛肉我想要,但我知道买了牛肉,日子就要难过了所以我直接偷走了” 与此同时监狱收容老年人的成本不断攀升白天监狱通常会雇佣人手照顾老年人洗漱,到了晚上这类活儿只能由狱警来干 在某些地方,监狱的矫正人员已经快变成家庭护理员了位于东京以北的枥木监狱也是一所女子监狱,资深矫正员毛塚里美说处理大小便现在也是她的工作之一“她们不好意思还把内衣裤藏起来,我就叫她们拿出来给我,我会帮忙洗的” 统计数据显示,65岁以上的老龄囚犯中(不分男女),两年内再次入狱的比例高达23.2%,相当于每4人里就有一个这一数字是29岁以下囚犯再犯率的两倍多其中又以偷窃、欺诈居多NHK报道称,有相当一部分人的目的就是“回到监狱”他们出狱后难以生存,反倒是监狱生活比较安稳 2016年,日本国会通过法律,保证年长惯犯能够得到国家福利机构和社会服务机构的帮助,地检部门与监狱也密切合作为高龄被告提供帮助 但是对于那些进监狱寻求慰藉的年长女性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