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终于!穆勒向川普公司发出传票:交出与俄国生意往来文件

终于!穆勒向川普公司发出传票:交出与俄国生意往来文件

作者:荣贶锤  时间:2017-05-08 08:08:19  人气:

《纽约时报》率先报道特别检察官穆勒向川普公司发出传票,要求交出与俄国生意往来的文件 爆炸性新闻终于来了星期四(3月15日)下午,《纽约时报》率先重磅报道,特别检察官穆勒向川普公司发出传票,要他们交出与俄国生意往来的文件,以及其他需要的文件 这是穆勒第一次向川普公司发出传票不仅仅是跨越了以前川普设定的“不准调查生意往来”这条“红线”,而且,调查矛头直接指向了总统本人 《纽约时报》称,不知道为什么穆勒要使用传票,因为这些信息也可以直接向川普公司索要 川普的律师福特法斯(Alan S. Futerfas)对这个消息的回应是,他们一向与穆勒调查合作,这是旧闻了 穆勒调查扩展:国外资金注入川普竞选 最近几周,穆勒的调查范围显然在扩展,除了俄国,也调查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等国家资金对川普政治活动的影响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在美国,接受国外政治献金是违法的 在这些信息中,白宫常客、阿联酋外交顾问乔治·纳德尔(George Nader)浮出水面 今年1月17号,纳德尔在Washington Dulles国际机场一下飞机,就接到了搜查令和大陪审团的传票 据说,他当时是准备前往川普的“马拉狗别墅”,与总统共同庆祝上任一周年的 但FBI对他另有安排,当时审问了他两个小时,还没收了他的电子设备 当媒体还在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黎巴嫩裔美国人感到迷惑的时候,已经有报道说,他开始和穆勒合作了,并在大陪审团面前作证 对他的主要调查是,阿联酋以及其他国家是否建立了一个渠道,为川普输送资金;以及这些资金如何影响了川普的外交政策 穆勒调查近期焦点纳德尔 神秘的纳德尔 纳德尔一直是个神秘人物从九零年代开始,他作为中东问题专家、说客出现在华盛顿 他曾主编过一个中东问题杂志;也曾说服过克林顿政府,让自己帮忙签订叙利亚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协议 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后,他很长时间呆在伊拉克 在2016年美国联邦大选的时候,他又摇身成了阿联酋王储默罕默德王子(Crown Prince Mohanmmedn bin Zayed, M.B.Z.)的顾问也是在那段时间,他与川普周围的人建立了联系,包括班农、库什纳 在2017年5月,川普访问中东行程之前,纳德尔经常出入白宫,讨论美国与中东的关系 还有,他与共和党筹资人伊里奥特·布罗迪(Elliott Broidy)建立了密切关系 卷入“通俄门”调查 在调查过程中,穆勒发现了布罗迪给纳德尔的一份邮件 在邮件中,布罗迪向他描述,自己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中与川普会面,他“游说川普与阿联酋王储M.B.Z.见面”,还希望川普支持“阿联酋在反恐行动中的强硬立场” 布罗迪来自加利福尼亚,他经营着一家安全公司Circinus 因为与纳德尔的关系,布罗迪也认识了阿联酋王储,还与阿联酋签署了几百万美元的合同 布罗迪的邮件最后说,在会面中,他和总统川普有几分钟的时间谈论了“为中期选举筹款,以及共和党的状况” 2008年,布罗迪与内塔尼亚胡会面 参与塞舌尔岛秘密会面 媒体在很早的时候就报道过,2017年1月,川普竞选赞助人、黑水公司(Blackwater)总裁埃里克·珀里斯(Erik Prince)在塞舌尔与普京代表、“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 RDIF”运作者基里尔·德米特里耶夫(Kirill Dmitriev),以及阿联酋官员会面 美国的情报部门相信,这是为了在普京和川普之间设立一个秘密联络渠道 德米特里耶夫毕业于哈佛商学院,曾是Goldman Sachs的经理人2011年,普京钦点他运作国有的“俄国直接投资基金会”,自称管理基金超过300亿美元 因俄国入侵乌克兰,2014年,这个基金会被奥巴马政府列入了制裁名单 珀里斯曾就塞舌尔的会面,在国会情报委员会作证当时,有议员直接提及现场还有没有其他他认识的人 珀里斯的黑水公司在伊拉克经营的时候,纳德尔曾为他工作过,负责招揽客户 但在作证时,珀里斯却完全没有提及纳德尔这个“老朋友”只是表示,是阿联酋王储的朋友邀请他前往塞舌尔的,纯朋友聚会 珀里斯的姐姐就是现任教育部长贝斯·德沃斯(Betsy DeVos) 帕里斯正面临进一步调查 美国主流媒体对于通俄门的调查进展,就像是在做拼图,希望找到每一块的位置 从通俄调查,牵扯出川普和外国资金的关联,再到穆勒对川普发出传票,还是要求有关俄国的信息,这当中的复杂诡异真是令人眼花缭乱 为普京运作“俄国直接投资基金”的德米特里耶夫 川普下一步引关注 本周,关于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的另一个令人关注的消息是,穆勒已经完成了川普干扰司法的调查,但是却决定暂时把它放到一边,继续其他方面的调查 当然,干扰司法指控中,最重要的一环是,穆勒需要约谈川普 川普嘴硬,说随时可以奉陪但是,私下却在讨价还价有报道称,川普律师的条件是,在和川普会谈之后,穆勒就要关闭通俄门调查 上周,《纽约时报》还曾报道,川普和曾代表总统克林顿弹劾案的律师弗拉德(Emmet Flood)会面 —— 这是要为弹劾案做准备 川普当时发推,愤怒地否认了这个消息 这个星期,川普推特炒掉了自己的国务卿蒂勒森之后,有传言说,川普要对“白宫幼儿园”里的成年人大开杀戒,恐怕要换掉不少部长级的人物 今天,传出穆勒对川普发出传票之后,我更加关注他下一步会不会炒掉司法部长塞申斯 川普想炒掉穆勒是尽人皆知,但他的司法部长塞申斯在通俄调查上老早就选择了回避所以,要炒掉穆勒,川普至少要换一个能够且愿意炒掉穆勒的司法部长才行 尼克松当年也是炒掉了司法部部长和副部长,才最终炒掉当时的“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考克斯(Archibald Cox) 不久前,任命穆勒的司法部副部长罗申斯坦坚定地说,他信任穆勒调查 —— 言外之意,你要我炒掉穆勒不可能你不同意,就先炒掉我 就在星期三,当共和党情报委员会结束通俄调查之后,罗申斯坦及时表示:“穆勒不是非制导导弹” —— 意思是穆勒的调查有计划、有目标地在进行 大戏进入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