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拾荒"大喜哥"爆红网络 麻花辫红袄扮相艳俗

拾荒"大喜哥"爆红网络 麻花辫红袄扮相艳俗

作者:郇啁鸷  时间:2017-04-02 19:02:34  人气:

网传“大喜哥”的造型     两根粗大的麻花辫垂在肩上,头上绑着蝴蝶结,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棉袄,白面如雪似乎是涂了层厚厚的粉底……如此另类的装扮出现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这可不是在演戏,而是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发生的事网友们称呼他为“大喜哥”,风头直逼当年的“犀利哥”那艳俗的扮相,沧桑的男性化的脸上浓妆艳抹,配一身俗艳女装,引起网友争相惊呼:“妖孽!”直到有人指出,“大喜哥”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过着艰涩的日常生活,网友们猛然醒悟,纷纷呼吁尊重弱势群体      雷人行头引网友嘲讽     “大喜哥”的爆红,源于青岛一家电视台的节目1月14日,青岛潍县路19号发生一起火灾,“大喜哥”的房子被烧成了废墟电视新闻里,受访居民非但不为受害者痛惜,还指责其经常燃木烧饭取暖,污染又不安全新闻最后,“大喜哥”踉踉跄跄地跑进镜头,感慨着这场大火的意外那一身男扮女装的行头,吸引了全国网友的注意力旋即,一则名为“青岛奇葩:妖孽啊妖孽,绝对亮瞎尔等狗眼!”的视频在网上火速升温,短短一天的时间里便被数万次转发,“妖孽”、“奇葩”等词不断出现不少网友纷纷表示:“着火不是重点,绝对不是重点,重点在最后啊!”“我笑了一下午”“鉴于我一天因为这个笑了好几遍,一定要留个存档在这”甚至还有人将其分类为“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大喜哥”火了     据了解,“大喜哥”真名叫刘佩麟,今年56岁,靠拾荒为生他三岁时,被养母在车站上捡回刘家在他小时候,养母就喜欢把他打扮成一个女孩子,他也逐渐喜欢上了女孩的装扮等到慢慢长大,这个“爱好”被养母强行改了过来“大喜哥”曾经也结过婚,然而却受到挫折,自称“看破了红尘”,于是重新又男扮女装     网友探访:他只是个弱势群体     在一片冷嘲热讽之中,也有人同情“大喜哥”网友“老笨狮子”在视频热转之后亲自探访了“大喜哥”“老笨狮子”在自己的博客上说:“看到这些,我很难过,他的家失火了,快过年了,这么冷的天,别人不去帮助他也就算了,何必冷嘲热讽呢,因为昨天没时间去看望他,只能是在网上跟人做了很多解释的工作,最后那条微博的发布者把我拉黑,我不能给那数千留言讥讽者继续解释了”     “老笨狮子”继续写到了自己的探访经历他说,“大喜哥”住的地方离他单位不远,前面车水马龙繁华热闹,但是几十米的后面是不折不扣的贫民窟,大院里狭窄阴暗,臭水横流,电线、晾衣绳乱拉,但是缺乏生活必需的自来水和厕所“我没办法解释为什么现在还会有这样的现象存在”找到“大喜哥”时,“大喜哥”正在家里剁菜馅,准备包饺子“老笨狮子”说:“‘大喜哥’思维很清晰,谈吐也有逻辑性,不是外界所传的有精神问题”他问“大喜哥”为什么不去救助站,“大喜哥”说救助站没有尊严没有自由,他喜欢动喜欢自由,宁可在这里挨冻受苦也永远不去那里的救助站住了后来街道办事处给“大喜哥”安排在失火房子的隔壁住,可以避雨雪,但是窗户是漏的,没有屋门,外面搭出去一个小棚子虽然有门,但是旁边的板子都没有了,一个两平方米大的窟窿,还不如出去晒着太阳暖和房间里没有电,原来的灯泡都是摆设,“大喜哥”每天把手电筒放在一个好心的街坊家里充电,晚上照明就用手电筒院子里也没有自来水,提水要用自行车带五十斤容量的白塑料桶去很远的地方接,一桶水可以用两三天     “老笨狮子”表示,他真诚地希望“大喜哥”的生活能得到改善,也希望每一个嘲笑过他的人有新的认识     网友呼吁尊重弱势群体     在“大喜哥”的真实生活被曝光后,网友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从嘲讽变为了尊重和同情而“老笨狮子”的博文也被大量转发网友“诚然Admittedly”在早先曾发表过嘲讽的言论:“妖怪你还敢再吓点人么有本事在这等着我去请孙大圣给你一棍子”很快他便意识到了自己言论的不妥,他道歉道:“对于自己不负责任的言论道歉,我没有关注大喜哥的新闻只看了照片就说出这样的话我对此做出深刻的检讨”网友“安妮肉球”说:“我们应该给予关爱而不是嘲笑”网友“至腾”则表示:“怎么穿着怎么生活怎么做事是人家的事,有些人必要这样吗”更有网友呼吁关注更广泛地关注弱势群体“馨儿霏霏”说:“像‘大喜哥’这样的人现实生活中何其多,大喜哥只是很幸运地被关注了,还有那些没有被关注的无家可归的老人们还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只要有心去帮助他们,也许有一天就不会出现现在的状况了”也有人很诚恳地说道:“估计现实中看见会躲开,但是真心希望自己可以多一点气量,性别颠倒又不是他的错,没偷没抢招谁惹谁了别总在微博上为了自己的利益这样那样一顿炒作,然后现实中该悲催照样悲催,有能力就帮一把,没能力的起码别再看见人家跟你不一样就冷嘲热讽”     网络提供表达同情的渠道     网络上针对“大喜哥”事件的争议,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传播系副教授孙少晶表示,网络为人们表达对社会上弱势群体的同情提供了另一种渠道他认为,在现实里人们表达对弱势群体同情的渠道不足,找不到表达空间而在某些情况下,网络的受信任度反而更高,网友发布的信息更易于引起其他网友的共鸣他指出,网络是一个开放空间,人们的理性和感性最容易产生冲突和混合的地方不过他也表示,很多网络事件背后原因十分复杂,